李真的第一個十年

 

李敦朗
亞洲藝術中心董事長

 

跟李真對談非常有趣。他總有源源不絕的新想法、無遠弗屆的想像力,帶著頑童般的活力,說著他的創作遊戲,加上那百分之一百的執行力,他總能將想像化為實際,這樣強大的能量感染了身邊的每一個人。從早期的【空靈之美】到【虛空中的能量】、【大氣神遊】、【神魄】、【天燧】、【不生不滅】、【凡夫】、【青煙】、甚至油畫創作,展現了他豐沛的創作力,光看單件作品便相當精彩,若放進整個創作脈絡裡來看,更讓人驚喜。

十年來未在台灣發表個展的李真,已累積大量的作品,2011年我們在台灣的地標「中正紀念堂」,於秋末舉辦李真台灣大型雕塑首展-「大氣」,開創了中正紀念堂有史以來第一次的戶外雕塑展,22件雕塑各自神氣精采,展覽期間吸引百萬人次參觀,欣賞他十二年來追尋「新東方雕塑」的成果,讓我非常激動!

這些年來,李真已經發展出八個系列,可分為兩大系統。其一,是他對心靈「完美」的追求,展現在【空靈之美】、【虛空中的能量】、【大氣神遊】、【天燧】、【青煙】等系列。他在藝術與精神層面上,追求極度美善的境界,透過創作而不斷地趨近,對於這個脫離現實、只享受完美的想像過程,他曾說,這是「自我的精神療傷,因為生命是不完美的」。其二,李真的創作理想並不僅止於純粹精神的高度,早在1996《願》、1999的首次個展所發表的《蝴蝶王國》、2000《滄海行舟》、2000《迷》、2006《糜糜》等作品中,便已透露他對「人性」和「社會」的關注。他之所以追求那不可能達到的「完美」,是因為他很清楚現實中必然的紛亂,生命俗世中赤裸裸的缺陷、暗喻時下社會,進而發展出【神魄】、【不生不滅】、【凡夫】系列。我們在他的藝術世界中看到了天馬行空的想像,也看到了社會活動的投射──「虛境」與「實境」,已成為李真創作的兩大系統。

李真七、八歲拿畫筆之後,就此對藝術著迷。在學生時期學習西方思潮,進入社會從事傳統佛像雕刻,並接觸到世界各地不同的藝術,爾後他體悟到,自己畢竟成長於東方,其中,東方的哲學概念十分貼近他的思考取徑,古典文學意象則與他的美感契合。而另一方面,他在形體、材質中摸索出樂趣,使雕塑在質感、視覺上有特殊的表現,成為他自我傳達的最佳形式。其中,李真擅長人體雕塑,卻不鑽研寫實的造型比例,他採用寫意的手法使作品在境界中達到平衡,更散發樸拙的味道、表現敦厚之美,反映他既古典又當代、自在喜悅的心境。

2007年威尼斯雙年展中,俄羅斯艾米塔吉博物館國際事務部主任吉伯森,曾評論:「就東方雕塑千年來的呈現,我可以確定李真作品具有時代性、是全新的面貌。」如果從雕塑歷史來看,由傳統的宗教藝術及古代政權的出土雕塑,一路延伸到近代,什麼是時代性的雕塑?我們看到了藝術家在時代與文化中對自身生活地域的自覺,因此一種新的東方雕塑,正在進行。

籌備了一年半,2011年11月,總算在中正紀念堂成功舉辦了李真台灣大型戶外雕塑首展-「大氣」,我和藝術家及工作團隊共同努力,進行場地規劃、運輸、裝吊、燈光、結構計算…等,終於完成了這場雕塑展。回想我與李真初次見面,竟然已經過了十二年,這期間我們共同經歷了世界許多重要城市的巡迴展出,培養出深厚的友誼。李真已經十年沒有在台灣辦個展,我們舉行的這場亞洲規模最大的雕塑展,意義格外重大,特別感謝永豐金控獨家贊助這次的展覽,沒有他們的支持,這個重要的展覽不可能實現。在李真未來的十年,我和大家一樣共同期盼他帶來更精彩的創作。


 

 
 
Design + Development by www.gaa-software.com  
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