靈識窮體—【神魄】系列

2008 - 2009

 

【神魄】-災難時代

Jo-Anne Birnie Danzker

時任德國慕尼黑國家美術館館長,現任西雅圖弗萊伊美術館館長


如果說,李真過去製作的銅雕精品表現了非凡的圓融和諧,那名為【神魄】的、叫人歎為觀止的雕塑作品系列,則是針對我們這個充滿天災人禍、戰爭、衰敗及全球經濟與生態災難的時代而創作的。在談到創作上這一驚人的新意向時,李真自述:「這是未定天數,也是一種虛幻的價值,源於人禍天險。」

在整個【神魄】當中,統治陰間的閻羅王散發著籠罩一切的氣勢。他佔據最主要的位置,一手握著毛筆,一手拿著記載所有生靈及其壽盡之時的生死簿。他在憤怒及判處報應之際,震動不已,顯現出兩雙眼睛、兩張嘴、兩支毛筆,以及兩卷生死簿。作品邀請我們到他的腳下,坐在一張小紅椅上,感受他對我們的審判。高逾三米、身上鋪滿金箔的兩個助手-《攝心者》和《攝魂者》,站在《審判者》(閻羅王)的左右兩邊,在我們看來同樣有如泰山壓頂。左邊的《攝心者》手持凸面鏡,將站在面前的我們攝入金色鏡面。我們在那圓鼓鼓的幻境中,頭上腳下,變成細小的人影。在我們視網膜中央視野以外的所有細節霍然展現,週邊與中心合為一體。無論我們身在房間何處,都無法擺脫鏡面的收攝。同時,右邊的《攝魂者》也向我們伸出手來,呈現一塊凹面金鏡。我們只要靠近它,便會看見映現在鏡面上的自己異常巨大;可是後退一兩步,卻又會陷入不確定的狀況,驀然看見自己頭下腳上、身形縮小。當我們恰好站在凹面鏡的焦點所在時,映射甚至會完全消失,令人不禁懷疑:自己是否已被攝入陰曹地府了呢?

巡繞《風神》巨大的黑色身軀,則使我們意識到它的豐滿。當我們從旁邊和後面投注視線時,它也變現如有書法韻致般的抽象形體。我們在近距離能看出《風神》表面的黑色處處不乏變化,有時粗糙而迷濛,有時又光滑明亮,儼然有一股氣流在上面急速流過,或者是身體的內氣繃緊了表皮。這個雕塑形象選用黑色,反映出李真對墨的各種形態的美感深深著迷。據他解釋,之所以如此結合「輕」與「重」,緣於在打坐中對墨黑之體性的新體會。能在大面積的黑色之中成就錯綜繁雜的效果,只因銅像表面上的黑漆塗抹得十分高明。

我們對李真的《五行》,不僅僅可視之為代表物理世界(包括時間、空間、天象及各種自然現象)的宇宙圖式,而是更應當以其為對人類行為與社會政治秩序的隱喻。他無非是在提醒我們:使我們步入這個災難時代的,正是人的欲望與貪婪,以及對大自然的蹂躪。我們被無法掌握的無常無定所包圍,死亡等著我們。李真提醒大家:由於物質主義毫無節制的表現,以及人們在生活中罔顧平衡與和諧的必要性,世界已急速陷入災難。他指出:在充滿人禍天險的時代中,對於精神信仰的依賴性越大。

佛教造像儀軌、道教諸位神仙以及臺灣民間宗教,為李真的藝術實驗提供了養分極其豐富的土壤。李真的雕塑哲理有多條脈絡。其一為藝術家本人所謂跨越國界與文化疆界的個人宗教信仰(高名潞稱之為「個人的精神性」)。其二為形式與意涵上的以一攝多;這一點落實到雕塑上,必然意味著視角和觀察點的不斷變換。至於五行體系所本的「比類相通的宇宙論」、其橫跨各類物象的複雜聯繫,還有它重視持續互動與變化的原理,就跟以氣為主的造型概念一樣,也都是李真創作中的主導原則。 

至於李真雕塑的美學原理,其基礎實際上不限於東方傳統與西方雕塑語言的「二元組合」,我們從兩個方面可以看出來。一是李真對雕塑軀體進行再塑造的某些成果;二是他雖然深受中國水墨畫傳統所啟發,其結合抽象與具象的方式卻另闢蹊徑的事實。

經過歷時十年的靈性之旅,為哀悼逝世的父親而塑出多少呈大和諧氣象的心靈淨化之作,李真如今已進入藝術與精神修行歷程的一個新階段。處於持續互聯、互動與變化狀態的巨型身影震撼人心,作品完成以後仍徘徊不去的木頭骨架-這些都是李真所召喚出來的【神魄】,為的是要在這個災難時代幫助我們、警告我們。

本文摘錄自〈神魄:災難時代〉,《神魄—李真雕塑》


另外在2008年,李真的平面創作首次曝光,與【神魄】系列同時展出。其油畫多是黑白兩個互補色,形成互為鑲嵌的結構,那簡潔而有震撼力的畫面,乍看之下相當吸引人。

油畫,是李真雕塑的另一種呈現方式。他以慣用的墨黑色為主調,綴以金、銀,稚拙的畫面以圓滑而重複的線條大面積塗抹而成,處處出現如《無憂國土》(1998)下方山丘、《天界山水》(2001)下方雲朵、《審判者》(2008)的色澤及紋路線條,使平面的油畫富有立體的質感厚度。他以西式的油彩畫布為媒材,但仍堅守東方的色調和筆觸,作品中有高山、流水,以墨黑素色為基調,因此帶有中國傳統山水畫的氣息。再者,李真對人與山水自然物象深有感悟,它們的連動關係觸發一連串省思,藝術家的思考,本質上是一幅精采的視覺圖像,他用畫筆記錄此一心情風景,在象形之義與形的連結之間,他以個人的心境開啟了一方詮釋空間,最後巧妙地收攏成畫面上簡單的線條圖像,並用一個中文字來概括這些豐富的思考,而他的目的,是要啟發不同背景的觀者。

李真的畫境表現獨特的地域性,亦富有兼容並蓄的器量。這些具有自身文化特質的視覺表現,賦予油畫一個嶄新的面貌。

 

 


 

 

審判者

2008

 


 

 

攝心者

2008

 


 

 

攝魂者

2008

 


 

 

風神

2008

 


 

 

火神

2008

 


 

 

雷神

2009

 


 

 

雨神

2009

 


 

 

眼通

2008

 


 

 

耳通

2008

 

 

 

 
 
Design + Development by www.gaa-software.com  
+